静默无声

我在这里,思我所思,念我所念。
一个人的独白。

想谈一场成年人的恋爱

写好了删ಠ_ಠ

【喻周】黑喻黑周&叫哥哥

胡言乱语no.1之——叫哥哥

终于满足了自己黑周的幻想,只是连🐟也是黑的了233

外链外链 (打不开 见评论)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55710593211425

【喻周】(段子?
我 哪里 违规了…
上图上图

【喻周】最浪漫的情话

“今日娱乐报道:时隔七年,周泽楷将参演王导新作《黎明之前》,这会是周泽楷正式复出的讯号吗?”
“周泽楷即将再现荧屏!时隔七年,昔日天王重回演艺圈?”
“据悉,周泽楷将参演王导新作《黎明之前》。距周泽楷宣布退出娱乐圈已经七年……”
“时隔七年再战荧屏,周泽楷还能再现当年的风采吗?”
……
随着《黎明之前》爆出将有周泽楷出演的消息后,各大媒体、网路上都炸开了锅。七年前周泽楷正当红之际,甚至可以说整个娱乐圈里无出其右者,却突然宣布退出娱乐圈,一时间也是引起了全民热议。有人说是合约问题,有人说是因为爱情,还有人猜测是身体原因,各类猜测数不胜数。后来屡屡有人说周泽楷即将复出,却都是假消息,直至近日《黎明之前》官微发布了周泽楷将参演的消息。
周泽楷窝在沙发里刷着微博,一翻热搜好几个都是自己,不禁有些疑惑:这么久了竟然还有人记得自己。看见很多真爱粉的喊话,周泽楷有些感动但面对这样的阵仗也有些后悔一冲动就答应了王大眼出演《黎明之前》。
喻文州有事出差了,周泽楷自己一个人懒得做饭,躺在沙发上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江波涛,想找他解决吃饭问题。
江波涛正好有些事要和周泽楷商量,就让他在家等着,马上来接他去吃饭。
江波涛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很有兴致地问周泽楷想吃什么,“小周想吃什么,哥请。”
周泽楷想了想,这几天江波涛肯定狠赚了一笔所以这么开心,于是周泽楷决定敲他一笔,吃顿大的,“去白露餐厅吧。”
江波涛噗嗤笑了一声,说:“小周还真是不跟我客气,得,就白露。”
周泽楷把想吃的、贵的好的全点了一遍,最后朝服务员笑了笑说:“麻烦快一点。”
他真的饿了。
服务员晕晕乎乎地出去了。
江波涛听见了自己钱包哭泣的声音。
看周泽楷吃的开心的不得了,江波涛说:“小周啊,过两天有个访谈节目,你看看要不去参加一下?”
周泽楷含着勺子看了江波涛一眼,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以后沉默了一会。
“最近关于你复出的消息沸沸扬扬,正好咱趁这个节目一下说清楚,另外也当做帮王杰希宣传宣传新电影了。”江波涛循循善诱苦口婆心地讲道。
周泽楷只是冲江波涛有点嫌弃地眨了下眼睛,继续进食。
“嘿嘿,还有么,那节目给的通告费着实不少。不过你放心,我去看过那节目,是个正经节目,不会乱来的。当然了,我给王杰希那电影投了不少钱,小周你就帮哥宣传宣传嘛。”江波涛颇为心痛地把最后一块浓汤燕鲍翅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小小的哼唧了一声,说:“那好吧,你替我安排好,到时候来接我过去。”
“没问题,我就知道小周不会拒绝哥哥的!”
“你就比我老了两个月零三天……”
总体来说,这顿饭周泽楷吃的很满意。
如果最后不用付钱的话,江波涛也很满意。

没两天江波涛便来接周泽楷去了录制现场,做了造型,对了台本,周泽楷许久没有面对镜头难免有些紧张。微信上跟喻文州聊了两句,看喻文州不在忙,周泽楷说自己有点紧张,喻文州说让他打电话来。借着去洗手间的功夫,周泽楷给喻文州打了电话。
“喂,小周。”
“嗯。”周泽楷轻轻应答。
“怎么紧张了?”
“很久没录节目了呀。”
“是直播吗?”
“不是。”
喻文州轻轻笑了一声,虽然在一起很多年了,但周泽楷每次听见喻文州这样笑都会觉得心脏颤了颤。带点宠溺,带点无奈,带点快活,带着温柔和抚慰,像一朵洁白棉厚的云朵,让人一下子就坠入其中了。“那有什么好担心的,一遍不行就多录几遍,我们小周那么厉害肯定很快就找回感觉了。再说,你七年没面对镜头,节目组也一定早有准备呀,不会怪你的。难不成,多录几遍他们会少给通告费?”
周泽楷也笑了,“那倒不会,录完了节目,通告费照给的。”
“去吧,我的小周一定行的。”
“嗯。”周泽楷挂了电话照了下镜子,发现自己笑的太大了,抿了抿唇收敛了笑容,却藏不住眼睛里的笑意。

节目录的挺顺利,偶有几处停顿需重新录制,导演和江波涛说周泽楷还是这么上镜,那么早退圈太可惜了。江波涛笑笑没有接话,比起浮名,周泽楷更想要平稳的幸福吧。
主持人准备了题板,要问周泽楷一些网友的高票问题。
其中有一道问“你认为最浪漫的情话是什么?”
虽然早就想好了答案,但此时周泽楷忽然想到了决定和喻文州正式在一起的那个时候。
周泽楷会和喻文州认识是因为周泽楷和原公司的合约即将到期,周泽楷本人没有继续签约的意图。不知是不是公司知道了周泽楷的想法,那段时间周泽楷的行程几乎被塞满,各种通告不管是否适合周泽楷只要通告费可观全部接下。周泽楷在疲于应对各项工作之余,也担心公司为了不让自己走还会有什么后招,于是托朋友找个靠谱的律师,就是喻文州。
而后周泽楷和原公司的解约问题是喻文州一手操办的,两人这过程中交往颇多,周泽楷觉得喻文州是个很可靠的朋友,冷静、温和、强大。
后来周泽楷把经纪约放在了江波涛那里,江波涛的眼光无可挑剔,两人合作很愉快,周泽楷正式坐稳了一线天王的位置。
没什么工作的时候周泽楷常去找喻文州玩,有的时候甚至住在喻文州家里。
周泽楷对于感情不是一个敏锐的人,当他发现自己对喻文州有着超出友情的感情的时候很惶惑不安。他觉得喻文州对自己一直是一样的,温柔而有礼,熟了之后可能还带点狡黠。
喻文州喜欢自己吗?喻文州会厌恶我吗?喻文州……
周泽楷没有敢和喻文州开门见山的说。或许,爱,让人怯弱。
两人关系的改变是在一次醉酒之后,周泽楷喝醉了,他不知道喻文州有没有醉,或许有,或许没有。但这都没有所谓了,最终的结果就是周泽楷和喻文州上了床,或者说喻文州上了周泽楷。周泽楷隐约记得自己喝醉了抱着喻文州乱七八糟说了什么,但清醒后周泽楷没敢问。
两人的关系似乎成了炮友,要是往好了说,情人?当时周泽楷就是这样认为的。
周泽楷对两人之间的关系有点伤心,这样不可控的关系让他更难以表白自己的心意。加上周泽楷有些厌倦了娱乐圈虚浮,那段时间周泽楷很不好过。
有次在床上,周泽楷不知不觉哭了出来,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喻文州以为是自己弄疼了他,吓得立刻把周泽楷抱进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怎么了,小周?我弄痛你了吗?”
周泽楷哭着摇头,紧紧抱住了喻文州的腰,把头埋在他胸前。
“那是怎么了?别哭呀,小周,我一直在呢。”喻文州一边抚摸着周泽楷的背部给他顺气,一边吻着周泽楷的发顶,慢慢哄他。
终于缓过劲了,周泽楷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红着眼睛问喻文州:“喻文州,你爱我吗?”
喻文州怔了怔,似乎是弄明白了周泽楷为什么哭,随即以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他,下身狠狠地往里一顶,“我不爱你,我干你这么多次?嗯?”
“啊!”这下周泽楷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当然第二天连床都没能下得了。
最后喻文州咬着周泽楷的耳朵,轻声说:“笨蛋,那天你喝醉了跟我告白我就说了呀,我爱你呀。”
周泽楷后来想想也觉得自己够蠢的,大概陷入爱情的人都是愚蠢的吧。
之后周泽楷认真和喻文州商议了退出娱乐圈的事,喻文州表示支持。他说:“以后我养你。”
有一个人,想全权负责你的未来。
不知怎么,周泽楷觉得这是自己听过的最浪漫的情话。

面对镜头,周泽楷笑了笑说:“我爱你。”
私藏。周泽楷想。

我认为
艾伦是最后存在的那个
藺漪阳最后知道艾伦早就出现了(艾伦告诉他的咯“失陪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艾伦是不是杀人狂?我倾向于不是,他比西蒙更聪明,但是剧里我真是看不出来它到底是不是…他或许真的做了,却没有留下痕迹,甚至厌倦了那无趣的游戏,完全是玩弄汤米于鼓掌之中;也或许没有脏自己的手,最高明的猎人(雕刻师),他最后享受着西蒙的一切荣誉,和藺漪阳的游戏他赢了,并乐在其中。
艾伦也是挺中意简瑶的
我甚至觉得——
艾伦最后雕刻了简瑶
她属于艾伦了


鞭尸16年剧(¯﹃¯)

【喻周】一见钟情

“先去洗澡吧。”
“好。”
打开淋浴等了一会,水开时变得温热,但其实周泽楷早就站在水流底下了。
虽然立秋已过,但仍是盛夏的天气,凉水也是热的。
洗面奶用着渐渐感觉皮肤有些干,大概皮肤最先感到秋冬的气息,周泽楷想:要换个洗面奶用了。
水流从头顶、面颊,淌过胸膛、背部,经过臀部,顺着腿流下,每寸肌肤都舒适的叹息,像完成了什么洗礼。
周泽楷忽然想起了很多很多,那些说过没说过喜欢自己的人,那些熟识又或是陌生的人。
一见钟情,我在等一见钟情,原来我是相信一见钟情的。周泽楷忽地想到,唇角不禁带上些茅塞顿开的欢愉。

周泽楷之前就见过喻文州的照片,温温和和平平静静的一个人,没有什么出众夺目的地方。看到他的照片,人心里只会有一个声音:哦,他就是喻文州啊。
那就是一场普普通通的常规赛,轮回打蓝雨,两只年轻的队伍,相比之下轮回还更青涩些。
赛后两队握手,周泽楷觉得喻文州的手特别舒服,指骨纤长,骨节分明但不会特别突出,可以感觉的出来皮肤很好,周泽楷想动漫里那些手术医生就该是这样的手。
“周队。”周泽楷听见喻文州叫了自己一声,喻文州普通话很好,还有很勾人的粤语腔。
喻文州的眼睛很澄澈,真人的眼眶意外显得有些深邃,他的五官都很端正,真人比照片好看。周泽楷觉得自己挖到宝了,即使这时的喻文州不是他的,更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尽管流连喻文州的手,周泽楷也只能放开走向下一位蓝雨队员。忍不住回头看了喻文州一眼,没想到喻文州也看了过来,周泽楷立刻移开了视线【天了噜,喻文州怎么这么敏锐惹】
直到离开中央舞台,周泽楷依然可以感觉到自己猛烈的心跳,脸上有些热,可能有点红。周泽楷越想越紧张,只得微微低下头遮蔽旁人的视线。
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周泽楷想,那就是一见钟情吧。非见到、听到、触到、嗅到不可,我一见你,心中便觉欢愉,心间便有一簇簇花绽放。
一见钟情。

“想什么呢?”周泽楷忽地感到喻文州从身后抱住了自己,一手在自己的胸肌上抚摸,一手向下边滑去。
周泽楷微微向后仰起脖子,脸颊贴着喻文州磨蹭,耳鬓厮磨大抵也就是这样吧。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唇边的弧度,模模糊糊地想起来,那天,他们第一次见面,喻文州发现自己偷偷看他,好像也这样笑了。淡淡的,却盛满了欢愉。【呀,原来喻文州对我也是一见钟情。】
周泽楷使坏地在喻文州耳边吹着气说:“想你呀……”

最好的爱情,一见钟情,耳鬓厮磨,天荒地老。


——————————————————

有段时间没上lof,标题都忘记怎么打的了…

啊 想谈恋爱(¯﹃¯)

【喻黄周】一

看见这个标题你们也知道这不是篇什么好文咯~


我终于还是来了



【喻周】[渔舟唱晚 其二]书生蛇妖和员外之子设定

结局不是很好

——————————————————————————————

明明什么都没写 哪敏感了?